• 新华社评论员:与世界携手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2019-08-31
  • 为了人民重托——记政府工作报告起草 2019-08-31
  • 宜春通报7起作风问题典型案例 2019-08-10
  • 专访关晓彤:2017完美 国民闺女标签已不取决于我 2019-08-08
  • 新余市市场和质量监管局为重病村级食品安全信息员捐款(图) 2019-08-08
  • 中央和国家机关工委第一书记培训班暨宁武县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专题培训班开班 2019-07-31
  • 留得青山在,何愁春不来? 2019-07-28
  • 礼“亲”情义“粽” 东城朝阳门街道迎端午送温情 2019-07-28
  • 2018中国风险投资论坛 2019-07-24
  • 二哈冲进轻轨“调戏”乘客 工作人员急追 2019-07-24
  • 青海新闻网—青海门户 主流媒体 2019-07-10
  • 老师:讲课再累都不怕 就怕各级搞检查讲课再累都不怕-教育时讯 2019-07-05
  • 让“绿领”引领农村新风尚 2019-07-04
  • 第21届古镇灯博会3月18日中山古镇精彩开幕 2019-06-30
  • 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谈“发展核心技术 建设网络强国” 2019-06-30
  • 河北排列7走势图 > 崩坏神话 > 第六百六十五章

    河北燕赵风采排列7: 第六百六十五章

        龙帮,近十年在龙虎城崛起的新势力,一个恐怖的存在,城里的人都视之为魔鬼。

        因为龙帮的崛起,龙虎城彻底沦为人间地狱。

        龙帮的总堂坐落在龙虎城西南方向十里之外的荒郊上。

        荒草萋萋,广阔的旷野上林立着一座座相连的坟墓,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乱葬岗。

        而一座孤楼却建立在这乱坟围绕的荒野之上,看起来异常显眼,更是特别的异类。

        深夜,师徒几人牵着战马走进这一片乱坟墓地,一阵阵恶臭漫溢在空气之中,令张扬几人都忍不住作呕。

        红莲捂着鼻子,皱眉道:“我们是不是被骗了,这里根本就是个乱葬岗!”

        孟晓握着宝剑,秀目微眯,摇头道:“这里的阴气太重,那个鬼祖应该就在前面那座孤楼里?!?br />
        张扬露出一脸诧异的样子,说道:“我原本以为龙帮是一个很多人组成的帮派,没想到这个总堂竟然坐落在这里,而且孤零零的没有一个人?!?br />
        就在此时糊涂大仙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所有人便都闭上了嘴巴。但是战马却突然尥起了蹶子,欢快的嘶叫一声,似乎遇到了让它很感兴趣的东西。

        张扬皱着眉,对着战马不断地摇手,试图不让它说话。然而战马依旧傻乎乎的狂叫着,并哈哈大笑道:“在这里遇到了同类,我高兴一下又怎么了,不行吗?”

        “我靠!”别人听不懂战马说的话,但是张扬懂。战马所说的同类不就是孤魂野鬼吗。

        虽然张扬也在地府走了一圈,但是在阳间遇到鬼怪还是令他禁不住心里发寒。

        战马依然发神经似地狂叫,突然一道鬼影从附近的坟墓里飘了出来。

        见到这道鬼影,红莲忍不住惊叫了一声,并迅速躲到了糊涂大仙的身后。

        张扬将红莲揪了出来,无语的说道:“你也是有一定实力的人,怎么连这种小鬼也害怕???”

        “谁不怕鬼啊,它在看我,还笑了,它在对我笑,好恐怖??!”红莲捂着眼睛,紧紧的靠在了张扬的身上。

        孟晓一直在戒备着,张扬拽着红莲的衣袖走到糊涂大仙身前,笑道:“师傅,我想您不会像其他那些道貌岸然的修士们一样要斩妖除魔吧?”

        糊涂大仙哼道:“我们的职责就是斩妖除魔啊,你这不是废话嘛?”

        张扬顿时吃了个瘪,眨吧着嘴被噎得说不出话。

        不过,糊涂大仙却微笑着向着那个飘出来的鬼魂走去,对着那个鬼魂友好地伸出了手。

        那个鬼魂一脸煞白,被柔和的月光照耀着更显得阴柔几分??吹胶看笙上蜃约荷焓?,他竟然咧嘴一笑,却不料这一笑长长的舌头就掉了出来搭在了地上。

        红莲被吓的大叫一声,张扬也一捂眼睛,无语的说道:“还是个长舌鬼,这货在生前得骂过多少人啊?!?br />
        本来挺阴森的气氛,被张扬这么一说倒是显得有些搞笑,红莲也忍不住扑哧笑了一声。

        张扬拍了拍红莲的肩膀,笑道:“嘿,小丫头这次不怕了吧?!?br />
        “嗯,今天才知道鬼怪也有很可爱的时候!”红莲重重的点点头。

        红莲的态度转换的如此之快,张扬几人都极度无语。

        此时那个小鬼咬着舌头露出很尴尬的样子,伸出手用力的拉扯着自己的舌头,一把将舌头拉断,然后对着师徒几人抱有歉意的微微一笑。

        几人同时目瞪口呆……

        小鬼伸出手对着几人打了个招呼,说道:“看起来几位都不是坏人,为什么要进入这个地方呢?这地方简直就不是鬼呆的地方。那个鬼祖你们不知道有多**,前两天刚收了一个女鬼当小妾,昨天就又收了个小鬼当男宠。听说他现在有了新口味要玩玩活着的人,哎,简直残忍的不得了!”

        正说着,他嘴里的舌头又长了出来。小鬼露出不耐烦的样子,再次伸出手用力的把舌头折断,低着头嘀咕着:“真不知道你这个舌头有什么用,说句话都这么麻烦?!?br />
        张扬哈哈笑道:“怪不得这货的舌头这么长,简直就是个话痨?!?br />
        孟晓抱着肩摇头笑了笑,也显得很无语。倒是红莲突然跑了出去,伸出手在小鬼的身上戳了戳,感觉凉凉的,微笑道:“鬼大哥,你知道鬼祖手下一共有多少人吗?”

        这个小鬼看起来也是个热心肠,毫无顾忌的就说了出来:“鬼祖有数千鬼兵和上百的手下。这些鬼兵都在晚上出没,而那些人类手下都在白天出现?!?br />
        张扬疑惑道:“那为什么我们在这里这么久了都没有见到鬼兵呢?”

        小鬼笑了笑,说道:“因为你们已经被包围了?!?br />
        “尼玛,被耍了。兄弟们抄家伙上??!”张扬怪叫一声,飞起一脚就将小鬼踢飞。

        与此同时,周围突然出现无数的小鬼。这些小鬼同时向着张扬几人围来,而张扬几人也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go!go!go!兄弟们抄家伙上??!”张扬自己冲了出去,一边冲一遍叫嚷着。

        糊涂大仙一脸黑线,骂道:“兄弟个屁,这里只有你师傅师兄和师侄女。你乱冲个毛,给我回来!”

        张扬咧嘴笑着跑了回来,弱弱的问道:“师傅大人,这些小鬼这么多,我们怎么打得完???”

        就在张扬说话的时候,几个小鬼已经飘到他的身后,糊涂大仙随手一挥就将这几个小鬼击散,淡淡的说道:“为师只要稍微一出手就能打败这些小鬼,但是我要考验你们,所以这次我不会出手?!?br />
        “因为第一次战斗,我就来指点你们一下,张扬的即战力是你们三人中最强的,应冲锋在前。孟晓的裂天剑法威力最猛,适合群攻与防御,可以在后面帮助张扬击散周围的鬼物。红莲身法敏捷,可以伺机而动在鬼物之中穿梭各个击破?!?br />
        张扬闻言一愣,不解道:“师傅不是说我的法力比你还强吗,为什么你能轻易打败这些鬼物,而我们就要这么麻烦呢?”

        糊涂大仙得意地笑道:“你的法力虽强,但是修为没有为师高?!?br />
        “晕,修为与法力不都是一样的吗?”张扬无语。

        糊涂大仙瞪了他一眼,哼道:“别废话,现在是战斗的时候!”

        张扬吐了吐舌头,便向着前面的小鬼们冲去,并大喊了一声:“前方妖孽,俺老孙来也!”

        “……”

        张扬在做特警的时候虽然也与歹徒战斗过,但是和今天的战斗完全不同。

        自从张扬被虚无界的力量洗礼之后,他的体制便发生了翻天覆地一般的变化。

        而且,这一次也是他在这个世界第一次战斗。

        此时的场面可以用百鬼夜行来形容,一个个飘荡的魂魄发着哀嚎向着张扬几人冲来,张扬冲锋在前,因为他没有兵器只能赤手与这些鬼魂战斗。

        他的战斗方式看起来很简单,乱拳打出,刚猛无比。如风的双脚疾速的飞驰在荒地之上,用他坚硬的身体撞击着一个又一个的鬼物。

        这些鬼兵不断地哀嚎着,但却都义无反顾地冲击着,拼命的与张扬几人战斗。

        张扬在前方打得激烈,孟晓也将裂天剑法发挥到极致。只见他不断地念着剑诀,宝剑凌空而起射出万道剑芒,射散试图围攻而来的群鬼。

        红莲也将逐云步发挥到极致,她的身体就像一道虚影穿梭在群鬼之中,手中的九隐鞭挥舞的犹如灵蛇吐信一般,发出啪啪的脆响。将莲花鞭法发挥的炉火纯青。

        糊涂大仙看在眼里,也满意的点点头,对于这几个徒辈的第一次战斗都感到满意。但依然不断的指点着他们,增加他们的战斗经验。

        这些小鬼的战斗力不算太强,被张扬三人打的一面倒,完全没有反抗的能力。但是这些小鬼的数量却是多的让人忍不住咆哮。

        这一边刚消灭一些小鬼,紧接着便有更多的小鬼出现。

        即便张扬的战斗力强悍也顶不住这种人海攻击,最终沉不住气凌空飞起直接向孤楼飞去。

        糊涂大仙看到张扬如此沉不住气摇了摇头,但并没有阻止。

        “师弟小心!”孟晓急迫的喊了一声,但是红莲也在对战这些小鬼,所以他暂时也脱不了身。

        张扬飞在空中,回头对着孟晓等人喊道:“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一直打这些小怪太无聊了,我去把boss引出来!”

        正说着,张扬猛的向前挥出一拳,强猛的拳劲如怒哮的狂狮轰击出去,形成一道无形的力量波动撞碎虚空,轰炸在孤楼之上。

        只听一声轰然巨响,孤楼瞬间破碎倒塌,化为一片灰尘。

        张扬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双手,惊呼道:“我的拳头这么强大???”

        就在他惊呼的同时,身上竟然迅速长出彩色的毛,又变成了一副彩毛猴子的样子。

        “不是吧,我一战斗就会长出这么奇怪的毛???”张扬欲哭无泪,缓缓地降落在地上。

        与此同时,一个人影也慢慢的从孤楼的残墟中走了出来。

        此人正是传说中的鬼祖。

        鬼祖走到张扬的面前,此时他正带着一副狰狞的鬼脸面具,穿着一身黑衣,一头散乱的长发到及脚踝之处,长发被幽幽的晚风吹起,就像夜间的凶灵一样散发出阴森而寒冷的气息。

        张扬谨慎的看着这个魔鬼,而鬼祖却突然扭动着腰肢向前走了几步,看着鬼祖这一副婀娜多姿的样子,张扬想吐…

        “小兄弟,你弄坏了奴家的房子了,你真坏!”鬼祖的声音尖锐刺耳阴柔惑媚,听得张扬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我靠,原来传说中的鬼祖是个死人妖!”张扬想想就恶心,凶猛的挥出一拳,重重的打在鬼祖的身上。

        然而张扬却像打在棉花上一样,拳头粘在鬼祖的身体上却怎么也收不回来。

        鬼祖阴柔一笑,伸出手将张扬抱在怀里,并低着头嗅着张扬的身体。

        张扬吓坏了,大声喊道:“师父救我,师兄救我。这个鬼祖是个死人妖,他要对我不轨,我晚节不保了啊啊啊??!”

        然而张扬这一声大喊,却是令鬼祖勃然大怒,他的声音也变得粗犷起来,冷冷的哼道:“不知死活的小子,竟敢毁坏本尊的住处,我让你不得好死!”

        鬼祖一声大吼,身外迸发出惊人的力量,一举将张扬击飞。

        张扬在地上打了几个滚,狼狈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又重新的飞回到鬼祖的身边,怒喝道:“你这个声音时男时女的死**,我今天就打得你魂飞魄散,免得你这个魔头再残害无辜!”

        就在他说话的同时便已发起了攻击,强猛的向着鬼祖冲来。

        鬼祖不屑一笑,看似毫无力感的挥出一掌,却是轻易地化解了张扬的拳劲,并再次将张扬击飞。

        张扬再次从地上爬起,愤愤地吐了一口吐沫,不悦地说道:“玛德,不能愉快地玩耍了!”

        说完,他便迅速的向着糊涂大仙这边飞来。而鬼祖也紧随其后跟了过来。

        鬼祖一出现,其他小鬼纷纷退下,孟晓与红莲也都回到糊涂大仙的身边。

        糊涂大仙注视着鬼祖,对着红莲说道:“这下你可以放心了,他的身上没有你父亲的气息,想必他就是当年试图对你娘不轨的那个阿龙了?!?br />
        而此时,鬼祖也紧紧地盯着红莲手中的鞭子,同时握紧了双拳。

        见状,所有人都知道了鬼祖的真实身份,这个鬼祖便是当年的阿龙!

        鬼祖缓缓地将面具接了下来,当他揭开面具的一刹那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张脸已经没有了模样,就像一滩腐烂的肉泥,而且上面还爬着许多细小的虫子,这些虫子在他的脸上钻来钻去。

        “莲儿,你已经长这么大了?!惫碜媲崆嵋惶?,转身便要离去。

        “阿龙叔叔!”也许是红莲太过善良,她忍不住大喊了一声。

        鬼祖闻言身体一颤,背对着她说道:“我现在已经变成这个样子了,你还敢面对我吗?”

        此时,红莲已经泪如雨下,慢慢的向着鬼祖走去。孟晓与张扬欲要跟过去?;に?,但被糊涂大仙阻止了下来。

        红莲走到鬼祖的身后,哽咽着说道:“不知道为什么,虽然你做出了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但我依然忘不掉小时候你逗我开心的样子。那个时候的阿龙叔叔是一个很善良的男人,也是母亲眼里的好弟弟?!?br />
        “莲儿,你不要说了。十年前你父亲打败我离开之后我就没脸见人了。我自毁脸皮,无脸再面对你们一家人!”鬼祖颤声说着,慢慢的向着前面走去。

        红莲摸着眼泪,紧紧地跟了过去,大声道:“只要你真心悔改,就还是我的阿龙叔叔!”

        “是吗?”鬼祖的声音突然变得寒冷,他的身影也迅速闪到红莲的身边,并一把将其抱起,大笑道:“即便如此,那么你就好好的孝敬你的阿龙叔叔吧。十年前我得不到你的母亲,现在我就要得到你!”

        说着,鬼祖便抱着红莲的身体向着远处飞去,任凭红莲如何挣扎都挣脱不掉。

        “**,把红莲放下来!”张扬大吼一声,便要起身追去。

        糊涂大仙却再次将他阻止了下来,张扬愤怒而又不解的看着糊涂大仙,哼道:“你是不是仁慈过头了,现在红莲有危险你不但不出手为什么还要阻止我去救她?”

        糊涂大仙叹道:“有些事情是红莲必须要亲身经历的,我们只要在暗中?;ぞ秃昧??!?br />
        “原来师傅是这个意思,是徒儿误解你了?!闭叛镆×艘⊥?,便跟着师傅与师兄偷偷的向着鬼祖追去。
  • 新华社评论员:与世界携手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2019-08-31
  • 为了人民重托——记政府工作报告起草 2019-08-31
  • 宜春通报7起作风问题典型案例 2019-08-10
  • 专访关晓彤:2017完美 国民闺女标签已不取决于我 2019-08-08
  • 新余市市场和质量监管局为重病村级食品安全信息员捐款(图) 2019-08-08
  • 中央和国家机关工委第一书记培训班暨宁武县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专题培训班开班 2019-07-31
  • 留得青山在,何愁春不来? 2019-07-28
  • 礼“亲”情义“粽” 东城朝阳门街道迎端午送温情 2019-07-28
  • 2018中国风险投资论坛 2019-07-24
  • 二哈冲进轻轨“调戏”乘客 工作人员急追 2019-07-24
  • 青海新闻网—青海门户 主流媒体 2019-07-10
  • 老师:讲课再累都不怕 就怕各级搞检查讲课再累都不怕-教育时讯 2019-07-05
  • 让“绿领”引领农村新风尚 2019-07-04
  • 第21届古镇灯博会3月18日中山古镇精彩开幕 2019-06-30
  • 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谈“发展核心技术 建设网络强国” 2019-06-30
  •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结 澳门电子真人娱乐网址大全 彩票开奖网 2019捞偏门赚钱 重庆幸运农场一码计划 中竟彩 福彩青海快三开奖 fiba篮球比分直播 七乐彩最近开奖结果 河南22选5走势图下 t腾讯分分彩 2019福彩中心3d开机号 香港管家婆六合图库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直播 2o18年o92期三肖中特